image001.jpg

image002.jpg
每天陳大爺都要背著老伴上下5樓。溫馨感人的「老漢推車」的故事至今已經維持了16年。

  忠州陳大爺每天推著癱瘓老伴步行16公裏去按摩。

  「
老漢推車」,愛情不老只管推 。

  近日,網友“深秋”在網上貼出一張圖片:一位老大爺推著載有一位婆婆的推推車,艱難地跋涉在路彎坡陡的山道上。

  “深秋”稱,據了解,這位大爺每天花6個小時,往返16公裏山路,用「愛情推推車」載著癱瘓的老伴去縣城按摩。

  這位大爺叫陳俊周,今年66歲,家住忠縣忠州鎮。昨日,記者聯係上陳大爺,全程跟蹤老人的愛情推推車。

  
老漢推車每天6小時跋涉16公裏山路
  昨日清晨5時,忠州鎮幹井場上,陳俊周輕輕地起床做早飯。伺候老伴殷國珍起床、洗臉、吃完飯,已經是6時整。

  陳大爺夫婦住在5樓,他彎腰抱起老伴,一步一步挪到底樓。大門邊上,女兒陳洪林推出一輛鐵制的推推車,麻利地鋪上被子。陳大爺輕輕地將老伴放在車上,將她雙腿抬上車。這輛車,被陳洪林稱為父母的
愛情推推車

  “出發!”陳大爺彎腰雙手握起推推車的扶柄,將拉繩挂在肩上。車輪轉動起來,老兩口的愛情推推車到了馬路上。清晨薄霧,一陣寒風襲來,陳大爺打了個寒戰,他一手握住扶柄,一手為老伴牽了牽被子,蓋住她的雙腿。

  陳大爺家門口是一段200多米長的下坡,他雙手緊緊拉住扶柄,身子往後呈40度傾斜,一步一步往前蹭,推推車的剎車桿挂得地面“吱吱”作響。沒過多久,陳大爺額頭滲出了汗水。

  “慢點!慢點!”殷國珍雙手抓住車欄桿,神色緊張,一路叮囑。

  終于跑完了下坡,眼前是一段平路。“給你唱歌吧。”殷國珍見老伴沒那麼累,就哼起了老歌《老兩口學毛選》:“……學了一篇又一篇,看誰最領先……”

  殷國珍因為中風偏癱,吐詞不清,之前連話都不大願說,現在主動唱起了歌兒。陳俊周雖已是汗流浹背,心裏卻很是欣慰。老伴唱完歌,他也乘興唱起了京劇:“臨行喝媽一碗酒,渾身是膽雄赳赳……”

  車到坡前,殷國珍叫停了推推車。每次都這樣,爬坡了,每走50米,她都讓老伴停車要水喝。陳大爺說,每次老伴根本沒喝多少水,她是怕自己累著了,只要一歇腳,老伴就會伸手為他擦汗水,甚至用毛巾為他擦背。

  爬坡了,陳大爺掉轉車頭,雙手反握著扶柄,推推車的繩子挂在肩頭,繃得直直的,他整個身子前傾50度,汗水“啪嗒啪嗒”直往地上掉。

  過了羅家橋,公路上車輛、行人多了,老兩口緊張起來,盯著四周的行人和車輛。突然,“嘎”一聲,一輛長安車一個急剎,方向一轉擦身而過,推推車 差點側翻。殷國珍驚叫了起來,陳大爺緊緊穩住車子,臉色變得慘白。“最怕城區上下坡。”陳大爺說,城區人多、車多,下坡控制不了車速,怕撞人撞車,上坡彎 腰又看不到路和前面的車輛,就怕出現險情,嚇著老伴。

  一路走來,老兩口的愛情推推車下了3次坡,爬了6次坡,一個單面,陳大爺歇氣15次。8時50分,老兩口的愛情推推車到了縣城巴王路重百商場門前。陳大爺來不及擦拭身上的汗水,彎腰抱起殷國珍,吃力地步行了200米,來到了方建華的盲人按摩院。

  殷國珍要在按摩院接受2小時的按摩,這時的陳大爺並沒閒著,跟在按摩師後面學技術。陳大爺說,學會了就可以在家給老伴按摩了,可自己手腳笨,一直學不會。

  上午11時,殷國珍按摩結束。陳大爺花1元錢買了兩個饅頭讓老伴充饑,自己餓著肚子,拉著他們的愛情推推車往回趕。

  下午2時,老兩口終于到家。陳大爺頭發全濕,衣服褲子都是汗水。

  她讓他告別單身的日子
  每天16公裏山路,陳大爺不累嗎?這究竟是為了什麼?

  “沒她,我會打一輩子光棍。”陳大爺回憶起他和殷國珍的愛情故事。

  陳大爺老家在忠縣白石鎮華富村,到了30歲,好心人介紹了五六個對象,女方都嫌他家裏窮,見一次面就沒了下文。

  1952年出生的殷國珍,經人介紹與陳俊周處對象。一個19歲、一個30歲,殷國珍父母覺得二人年齡懸殊太大,陳俊周家裏又窮,別人都不願意嫁到陳家,憑啥自己的女兒往苦海裏跳呢?殷國珍的父母堅決不同意女兒的婚事,殷國珍卻執意嫁到了陳家。

  2004年,殷國珍不小心摔了一跤,此後行走一瘸一拐,後來時常出現頭暈,還患上高血壓。2008年,老人又摔了一跤,結果中風偏癱,行走、說話都困難。成都、深圳,陳俊周帶著老伴四處求醫,都沒有好轉。

  不能出門、不能說話,一天24小時只能坐在床上看電視。殷國珍每想到這些,就失聲痛哭,淚流滿面。

  “一定要讓她快樂地生活。”陳俊周說,年輕時他在外奔波,老伴一人拉扯一對兒女,現在該享福了,身體卻垮了。他告訴孩子們,一定得讓殷國珍幸福地生活。

  「愛情推推車」一路歡歌笑語
  去年1月,女兒陳洪林在縣城方建華盲人按摩院聽說,按摩對中風偏癱病人康復有幫助。陳大爺聽說後,就要把老伴送過去按摩。

  第一次,陳大爺與女兒好不容易將殷國珍背上了去縣城的公交車。結果,老伴暈車,吐得車裏到處都是,刺鼻的氣味讓乘客們異常不舒服。經過4次按摩,殷國珍關節比以前靈便了,還能勉強說話,心情也好了起來。

  然而,由于殷國珍上下車耽擱時間太長,還暈車嘔吐,每次駕駛員與乘客都有些不大願意他們搭乘。殷國珍也覺得影響了乘客,還折騰得家人不安寧,加上以前治病花了近10萬元,每天8元車費也叫人心疼,就不想按摩了。

  “推也要把你推起去。”陳俊周突然來了靈感,去年1月底花300元買了鋼材、輪胎,自己制作了一輛長3米、寬0.9米、高0.30米的推推車,涂上藍色油漆,鋪上墊子。

  試用半月,陳大爺又在推推車上安了一根木棍當剎車,在扶柄處係上繩子,挂在肩上拉,下雨、出大太陽時,還撐上一把傘。陳大爺說,剛開始很辛苦,也疲倦,感覺吃不消,現在習慣了。一路與老伴聊天、看景色、唱歌曲,就當天天出門旅遊。

  “這份感情讓年輕人臉紅。”鄰居馬宗瓊說,春夏秋冬,陳大爺不知疲倦地推著老伴去按摩,相比年輕人脆弱的情感,真的讓人感動,也鞭策著大家。

資料來源:網路流傳

日暮之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