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image001.jpg
野人在太白山出沒了!”前不久,這個驚人的消息在太白山腳下的眉縣風傳起來,一傳十、十傳百,一時間許多人都耳聞了這一消息。傳聞中『太白山野人』身高八尺渾身長毛,經常穿梭於樹林中。『太白山野人』是否真實存在呢?圖為傳聞中的神龍架野人。

驢友:看到渾身長毛的怪物
是誰在太白山發現了野人呢?記者在眉縣採訪時走訪了許多群眾,但一時眾說紛紜。關於
『太白山野人』有以下兩種說法。
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兩種說法
關於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一種說法是,來自西安的幾名遊客在太白山的深山老林中歇息時,忽然傳來一聲號叫,他們抬頭看,只見一個身上長毛的怪物在樹林裏來回穿梭,有人大喊“是野人”,嚇得幾個人撒腿就跑,差點掉到溝裏。聽說那幾名遊客下山後還面如土色,幾天都說不出話來,回到西安就住進了醫院。
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另一種說法是,上海的幾名驢友為探秘秦嶺主峰太白山,從周至縣的厚畛子開始攀登,在藤纏樹罩、雲遮霧障的太白山中穿行了兩天,在第三天黃昏時分,當這幾名驢友在尚未開發的東河景區一個懸崖下歇息時,忽然聽到一聲怪叫,模糊中看見一個黑影從頭頂的樹梢上飛過,仔細看早已不見了蹤影。後來一位同伴說,那個黑影渾身長毛,卻酷像人形,是用手抓著前邊的樹梢從空中飛過去的。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壞了遊客。

那麼,這兩個
『太白山野人』版本到底是否具有真實性?記者到太白山國家森林公園求證,公園一負責人說,大約是9月18日,有幾位西安遊客曾告訴工作人員,他們在山上碰見了怪物,『太白山野人』是否存在難以定論。

『太白山野人』之說,會不會是因為遊客碰見野物而演繹出來的?
 
image002.jpg

喜馬拉雅山雪人

湯峪鎮多人親眼看到
『太白山野人』?
為什麼太白山會傳出有野人出沒的消息?其實,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說法也不是現在才有,而是由來已久。記者翻閱了有關資料和古書,發現其中關於太白山野人的記載或描述還真不少。《秦嶺主峰——太白山》中對野人的描述為“身高3米左右,渾身長毛,紅不紅、黃不黃。鼻孔朝上,兩腿直立走路。”此外,《周書》、《神異經》、《洞冥記》裏也有相關記載。

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,有關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條目不少,但真正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是今年7月網上出現的一篇題為《太白山野人之傳說》的帖子。

文中稱,為了弄清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謎團,作者曾走訪了湯峪林場的職工及當地的藥農、獵戶,其中眉縣湯峪鄉(現改為鎮)上王村一位年過七旬的村民王玉秀說,他40歲那年,和家住核桃坪的何立生一塊上山,到了荒草坪,看著前頭雪地上有一行腳印往前伸,腳印很大。他們跟蹤發現,留下大腳印的竟是一個身高在八九尺以上的人,還長著一身紅毛!同為上王村的彭華久老人說,1964年,他在太白山頂的跑馬梁上也見到過野人。那年6 月的一天,他和村裏一位姓袁的藥農一塊上山挖藥,看見一個滿臉滿身都是毛的龐然大物,身高有七八尺,腳有一尺長,走路一陣風,一步能跨三四尺,劈裏啪啦, 把好粗的樹幹都踩斷了。

記者在採訪中還得知,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《陜西日報》等報刊就曾刊登過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長篇報道。眉縣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王祺偉告訴記者,網上的文章是他在10多年前寫的,當年他們曾三次奔赴太白山,採訪了包括森林公園職工在內的許多人。

為了進一步證實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說法,記者找到了彭華久的家,但彭華久幾年前去世了。他的兒子彭根良卻證實,父親在世時確實給他講過碰見『太白山野人』的事。湯峪鎮上王村81歲的張金榮老人說,他年輕時在山上割掃帚,跑遍了太白山上的大山深溝,在一個叫架溝的地方,他也碰見過『太白山野人』。“當時我們都不知那是什麼,只見那個怪物身高在一丈左右,渾身長紅毛,可嚇人了。”張金榮老人說,和周至、佛坪交界的交口、天橋谷等地現在還是原始森林,很少有人去過,那地方的怪物多得很。另一名叫劉懷英的村民說,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他的丈夫趙懷生參與修森林公園的道路,在山上一個叫碓窩坪的地方,也曾碰到過野人。丈夫回家給她說,那野人渾身長毛,身高在八尺以上,走路如飛一般。她以為丈夫和自己開玩笑,丈夫卻肯定地說:“真的,全身都是毛,和傳說中的『太白山野人』一樣,我親眼所見。”
 
image003.jpg

神農架“野人”復原圖

保護區工作人員:聽說過,沒見過
『太白山野人』
為解開野人這個謎團,記者又到太白山自然保護區尋求答案。太白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郭明說,他們的工作人員大部分時間在山上,在長達40多年的考察保護過程中,也聽說過
『太白山野人』的事,但都沒有見過。

那麼,
『太白山野人』之謎何時能解開?人們在期待。

日暮之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